存档

‘原创诗文’ 分类的存档

豆腐皮与肉骨茶的故事

2009年6月2日 没有评论

人人都有故事,人人都有情结。我一直特别喜欢吃豆腐皮,却不太关注烹饪方法的不同与味道的优劣。

这一情结始于我寄宿时的高中,那时教育改革才刚刚开始,假期补课依然是常事,大概从高一下半学期开始,我们一个月才放一两天假回趟家。

那时家里的日子过得还很清贫,不过在那一天的假期里我也能享受到不少美味。时至今日,我已经可以过素食的生活,当时在父母眼里看起来算是好东西的鱼肉,早已不能为我带来肠胃和精神的愉悦了。

我却始终认为豆腐皮是美味。那时母亲总是在鱼肉之外搭配着炒两个小菜给我吃,豆腐皮每次都有。原因很简单,它常见,便宜,有营养。日子过得很快,十年过去了,情结依旧,爱意更浓。

酷爱豆腐皮之类的怀旧情绪,其实这并不代表我忘不了过去,我只是活在这甜蜜的思念里,才能看得到清晰而幸福的将来。

————分割线————

顺便转一个肉骨茶的小故事,其实是一篇很出色的文章,出自郭腾尹先生的新浪博客

阅读全文…

记住这一天

2009年5月12日 6 条评论

亚燕(http://user.qzone.qq.com/12506079/)发表于2009年05月12日 09:53

这一天,地动山摇;
这一天,多少生死两茫茫;
这一天,断了继续的路,让回忆成为永恒;
这一天,流干了血泪,沉淀了悲痛,泛起了思念;
这一天,我会记住,你会记住,他会记住,历史也会记住……

纪念5·12汶川大地震一周年,愿时间洗去悲痛,天佑我中华!

我的PS:特蕾莎修女曾说,一个人的逝去是个悲剧,而一群人的逝去只是一个数字。提到这句话没有别的意思,文化存在地域差异,我不认为这是冷漠,或许是一种宗教情怀。其实,我很怀念完整的中国,我也不会忘记那一天。另外,我们还在盼团圆,我的祖国啊,我的台湾!

阅读全文…

分类: 原创诗文 标签: , , ,

再次证明我们的坚强

2009年5月11日 2 条评论

前天和昨天济南的雨很大很暴,像极了零七年要了不少人命的七一八特大暴雨,我是那天的幸存者。明天是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祭,今天国内首例猪流感病例也已经在成都确诊了。灾难连连,天不开眼啊!

最近为了逐步理顺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并有计划的健身,我在晚上八点到九点安排了一段unbroken time,用于静坐、思考与锻炼。今天静坐后看到成都网友发来的短信,简单交流了一下。

潇:去年这个时候,我们是灾区人民。今年这个时候,我们是疫区人民。去年在外面躲地震,今年在家里躲流感;去年没事不要呆在房间里,今年没事不要到外面晃——成都,一个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
辉:潇潇,别怕,我代表全国人民支持你,支持你们,加油!
潇:哇哈哈,其实这个还没有上次的非典厉害。
辉:那次在上学,天天不出门,没感觉,这次离那么远都害怕,而且我也长大了,也开始忧国忧民了,多锻炼,多保重!

阅读全文…

分类: 原创诗文 标签: , ,

苦难永随——《高考1977》观后

2009年4月22日 没有评论

1966年,“文革”爆发,高考被取消。一至两代人,在接下来的11年里被遗忘。知识似乎成了罪恶,知识青年开始在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改造。

《高考1977》再现大变革前后的一幕,将人们的思绪带到了30多年前。那时,邓小平复出,高考被恢复。无数青年的希望,再次被点燃,同时激发起来的,还有新中国未来的蓬勃发展。

女主人公陈琼,原本有一个历史反革命的爸爸,后来在他的政治问题还没有理清的情况下,她考入高等学校,去做优秀知识青年该做的事情。这在我这个后来的小辈儿眼里,还是很难理解的。

但或许这就是历史。压抑了多年的中国,在伟人的掌控中轻松跳了出来,之前所有一切的不合理被统统打破。但或许更多是普通民众的力量,历史发展到了不得不变的某种程度,变革也就发生了。这和整个世界的发展规律也相当吻合,看着像是一场场的游戏。

曾有类似观点指出,人之所以为人,就必须脱离蒙昧、兽性,给人这个种群设立一些诸如伦理之类的限制或禁区,不然像普通动物那样玩法,早晚人把整个人类搞完完。我对此深信不疑。

阅读全文…

分类: 原创诗文 标签: , , ,

一场教堂里的婚礼

2009年4月19日 5 条评论

今天参加了一场教堂里举行的婚礼,新娘是曾经的旧同事、多年的老朋友。

早上十点赶往济南基督教经四路教堂,里面正在做礼拜。十点三十分,另一对新人先行举行仪式,我们的新郎新娘在十一点时也完成了他们此生神圣的仪式。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走进基督教教堂,虽然之前曾对这方面颇为关注。教堂现如今的面貌应该和初建时有了变化,但仍不失特有的宗教色彩。在这里,无数的人找到自我的真正意义,而更多的人经常从这里经过、却从未踏进一步。

牧师在各个环节为他们做了祷告,与平常的婚礼祝辞不同,此时此地的誓约,此时此地的见证,带有庄严神圣的感觉,此生注定有上帝关注着他的这对子女。

后来,新娘在婚宴上说在教堂里没注意到我,问我看婚礼了吗,我说看了,顺便指了指我的眼睛。她惊讶地说,流泪啦?我说,没有,不过感动到湿润了。向来比较感性,普通朋友的婚礼上我都会非常投入地观礼,好朋友的又如何能不分外动情?

席间不少好友询问什么时候办终身大事,我基本一一以“不急、不急”回答。其实,我真不知道。或许,我主耶稣知道,可我还没有找到他的联系方式。

祝福新人,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相关知识:

19世纪初,基督教新教首次传入中国大陆,如今开放教堂1.2万余座,较有影响的基督教堂有:北京崇文门堂、上海国际礼拜堂、沐恩堂、武汉荣光堂、广州东山堂、济南经四路礼拜堂、南京莫愁路礼拜堂等。

阅读全文…

分类: 原创诗文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