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诗文 > 再次证明我们的坚强

再次证明我们的坚强

2009年5月1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前天和昨天济南的雨很大很暴,像极了零七年要了不少人命的七一八特大暴雨,我是那天的幸存者。明天是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祭,今天国内首例猪流感病例也已经在成都确诊了。灾难连连,天不开眼啊!

最近为了逐步理顺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并有计划的健身,我在晚上八点到九点安排了一段unbroken time,用于静坐、思考与锻炼。今天静坐后看到成都网友发来的短信,简单交流了一下。

潇:去年这个时候,我们是灾区人民。今年这个时候,我们是疫区人民。去年在外面躲地震,今年在家里躲流感;去年没事不要呆在房间里,今年没事不要到外面晃——成都,一个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
辉:潇潇,别怕,我代表全国人民支持你,支持你们,加油!
潇:哇哈哈,其实这个还没有上次的非典厉害。
辉:那次在上学,天天不出门,没感觉,这次离那么远都害怕,而且我也长大了,也开始忧国忧民了,多锻炼,多保重!

虽然朋友状况尚可,但我的心情却依然沉重。办公室的钟表停了,今天下午换电池时我还想到,我们只知道这块新电池开始工作的时间,却无法得知它最后停止的时间,恰如我们的生命。

自认为世界上有两类人,一类是悲观主义者,一类是乐观主义者,我属于前者。一本心爱的书找不到了,不知道是谁借走了还是自己丢到了哪里,总觉得不清楚它的动向是自己犯的错。这是悲观主义者的典型作为,我不认为哪类人绝对的好,因为哪类人都有可用之处,都能找到合适自己的生活方式。比方说,悲观主义者可以去做一些偏重艺术性的事情。

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已故教授兰迪·鲍什是典型的乐观派。他在“最后一课”中说过:

对于无法改变的事情,我们只能决定如何反应。我们不能决定人生拿到什么牌,但我们能决定如何打好手上的牌。
阻挡你的障碍必有其原因!这道墙并不是为了阻止我们,这道墙让我们有机会展现自己有多想达到这目标。

标准的乐观派,很羡慕他。“最后一课”是美国大学的学术传统,它假设一个教授即将不久于人世,他将告诉学生什么?他一生最重要的经验和智慧是什么?兰迪教授的这堂课却不是假设。他的“最后一课”视频在互联网上流传极广,人们亲切地称他为“YouTube教授”。详情见http://www.qinghun.com/200812/thelastlecture/

或许,这次的猪流感是为了让我们继续反思一下国家、民族与个人各个方面的不足。成长是有代价的,学费该交是得交的。

虽然我悲观,但仍需要坚强!前段时间又有同学去四川采写新闻了,过去的一年里,我有几位好同学远赴四川灾区采写援建稿件,他们都是好样的,是我学习的榜样。

加油,四川!加油,中国!

分类: 原创诗文 标签: , ,
  1. 小小
    2009年5月11日22:14 | #1

    你也加油!

  2. 2009年5月12日12:03 | #2

    @小小 你也是:)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