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诗文 > 佛珠泪

佛珠泪

2007年12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曾是佛祖手中念珠上的一颗,原本普通,却时常幸得佛祖抚慰。
时日渐久,我沾染了不少天地间难得的灵气。
佛祖说我种下了慧根,我不解,欲详请示。
佛祖说,时机未到,不要急,自有你大彻大悟之时。
一次,佛祖入凡尘,带上了我。
那是在月圆之夜,那是在西湖之畔,一位西子般的姑娘憩于晚风中的小亭。
我凡心顿惊,佛珠滚动。
佛祖说,你心未静,所谓何事?
我说,我心本应向明月,奈何今日思佳人。
佛祖说,是你有所悟的时候了,不曾拥有,不会放下,给你一个百年,体会爱情滋味,何如?
我说,好,我愿意。
于是,我有了人形,我有了呼吸,我有了作为人应当有的一切。
那夜,我也有了她,轻而易举地。
她说忘不了我穿越她眼眸的眼神,我的深情一眼就把她的心完全俘获。
七年后,又是月圆之夜,还是西子河畔,我醉卧清风徐送中的小亭。
一位惊艳红尘的女子,用她那妩媚的眼神,勾去我十二分的思恋。
那夜,我放纵,我背叛。
我变了心,与七年之妻一刀两断。
之后,我与新爱共赴天涯,游历河山,享尽人间甜美。
不经意间,又是一个七年。
一所破旧的庙宇,一个小沙弥,一幅游离在红尘与圣地的图画。
她爱上了他,就像爱上了当天看似不知所措的我。
原本两天后剃度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似乎眼前的女子才是他今生的唯一。
我也选择了放弃,要成全他们,也为了成全自己,但我却流下了一滴泪。
我本是没有任何忧愁的,佛祖早就赐予我这种力量。
泪珠飘落,打碎我系在腰间的佛珠。
佛祖说过,一个百年时间也许不够,但也许太长,佛珠破碎之日,就是我红尘缘尽之时。
我憎恨那滴泪,怪它打碎了我的梦,怪它结束了我的凡尘。
我问佛祖,我已缘尽红尘,为何还会感觉到心伤?为何泪泉暗涌?
佛祖说,该放下的就该放下,你已曾经拥有,放下已是简单至极。
我收住忧伤的心,止住辛酸的泪,看看他与她痴恋的红尘,原来真的该放下。
日日念佛不言懈,卷卷清书向古灯。
我修禅,我入定,我涅磐,最终修回了佛珠的正身。
我不曾爱过你或她,我只是疲倦时看着你流过一滴泪。
我是佛祖手中的一颗佛珠。

分类: 原创诗文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